审时度势 探寻私募基金破局之路

2019-03-25 00:19栏目:基金
TAG: 基金

  在由深圳市私募基金协会、私募排排网与易方达基金联袂主办第十三届中国(深圳)私募基金高峰论坛上,第二场私募证券圆桌对话围绕“审时度势--探寻私募基金破局之路”这一主题开展。

  参加本次圆桌对话的嘉宾有:深圳市凯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研究总监曹博;上海银叶投资有限公司固定收益部总监黎至峰;宁波美港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执行事务合伙人陈龙;广州基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岑赛铟;深圳大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华业。

  主持人:下面,开始第二组私募证券对话,首先,也请各位老总先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和公司?

  曹博:大家下午好!我是来自凯丰投资的曹博,我现在主要是负责投资基金经理,之前是做研究总监,管理整个投研队伍。

  黎至峰:主持人好,各位嘉宾好,我是上海银叶投资投资的合伙人黎至峰,今天非常荣幸可以跟大家在这里见面。银叶投资是以固定收益为主的私募,另外一个亮点是在各个利率以及信用的衍生品上也交易排名非常靠前,我们利用不同的风格,在利率以及细分市场里进行不同的投资,为投资人服务。

  陈龙:大家好,我是宁波美港投资公司的执行事物合伙人,也是基金投资经理,我们是一家价值为主的私募。

  岑赛铟:基岩资产是基于产业研究的价值投资者。过往几年主要聚焦在互联网生物医药。这一类型头部企业基本在美股上市,所以过往几年主要的投资范畴都是聚焦在美国市场。从去年开始也决定慢慢加大在A股的投入。

  杨华业:我是深圳大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杨华业,我们公司成立于2016年,比较新的一家公司,是以产业的视角加投资理念的资产管理公司,主要的投资决策是依赖公司的基本面以及估值情况。我们公司过去做出了一些非常优异的成绩,依赖于以胡友彬(音)为核心的具有工匠精神的投研团队,以及我们跟企业家、产业家协作研究的机制,让我们可以看到更清楚的企业商业模式、竞争壁垒,从而让我们从中寻找到一些比较好的投资机会。我们也希望通过自己不断的努力跟学习,给投资人创造更多的业绩。因此,我们的口号是“为客户创造价值,是我们存在的唯一理由”。谢谢!

  主持人:延续上一组的话题,就大家比较关注的全球视野下的大类资产配置机会有什么关注点?及未来市场存在的风险点?

  曹博:今年以来,市场走势尤其是A股行情,大家都比较关注。但实际上一定要关注今年全球风险资产的同步性。今年以来A股和美股相关性以及A股和其他包括大宗商品走势的同步性,这在历史上都是比较罕见的。比如国际原油和美股、A股相关性都在接近0.9的水平。

  逻辑在哪里?去年三大经济体都在做紧缩,加上中美贸易战,尤其是中国紧缩的力度和全面性,应该比大家现在认识到的力度还要大得多。这对去年全球风险资产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去年四季度,全球金融市场在交易一个逻辑,交易全球衰退的逻辑,甚至一个危机的模式。到了去年四季度包括前三季度表现比较好的大宗商品都出现补跌情况。在四季度各种宏观事件的冲击下,全球金融市场是在预期全球衰退和危机模式。但今年发生的情况是全球三大经济体都转向宽松,其中尤其是中国政策的全面友好。去年中国为代表的去杠杆紧缩政策是把弹簧压到极致的事情。今年这些因素都出现了逆转。今年以来,全球风险资产反应的逻辑就是对去年四季度交易全球衰退逻辑的证伪。今年以来,A股包括美股、原油等大宗商品的相关性和同步性,在历史上都是比较罕见的。走到现阶段,A股的走势可以归结为是对去年过渡悲观情绪的修复。这种修复,我认为已经到位了。另外,如果用逻辑来讲,今年以来我们期待的所谓政策利好,包括美联储停止加息,包括中国一系列友好政策,无论是货币政策、财政减税政策包括欧洲央行又再次转向加大宽松,可以期待的政策利好中短期已经出尽。但从昨天开始全球经济市场开始关注到金融基本面的现实。

  为什么我讲一定要关注今年风险资产的同步性。具体到A股这个阶段,二季度是以横盘振荡或者回调走势为主,长线我也是看好的,看好逻辑经过这几个月的牛市,也不用我赘述了。

  主持人:我想到一个小段子,有人说如果有人问你对于未来怎么看,你一定要先问他仓位是多少,如果他满仓,一定要长线看好,如果仓位不多就看振荡,仓位不多就看空,如果他就是不告诉你仓位是多少你就索性只看长线。

  从短线看,您是看振荡的,长线年全年角度,这个位置是处在相对的低点还是什么位置?

  曹博:一季度是对去年四季度悲观情绪的修复。剩下阶段指数级上升空间应该不会太大。也许二季度是振荡回调走势,但三季度,中国经济以及全球经济可能会迎来短暂回暖的比较好的周期。这时候我认为可能会对指数和行情有一定的推动,但从全年看,指数级别的上升空间应该不会太大。

  主持人:接下来听一下黎总的看法,我们聚焦的是全球大类资产配置,但好像大家不约而同聚焦在A股上,对A股相对比较看多,您怎么看?

  黎至峰:现在的中国市场跟之前三年、五年有很大的区别。区别是现在越来越全球化。五年前美国发生什么事情、欧洲发生什么事情我们不管,现在不行,联动已经非常大。不止股票,把债券等其他投资加进去时,会发现透过深港通、沪港通、RQFII等有越来越多渠道贯通中国以及全球经济体系。

  最近中美贸易谈判值得所有人关注,去年是一个很悲观的情绪,包括中国国内有很多在债券市场上虽然是牛市,但也不乐观,非常多踩雷,很多信用风险发生。企业融资出现问题,加上企业本身营业状况很多人质疑,情绪不好。另外有中美贸易战发生。今年很多修复情绪已经浮现,中美贸易谈判在进展中。先不说现在中美谈判是不是很顺利的结束,但就算能很顺利结束,最大问题是我们的汇率会在什么水平。谈判桌上汇率是很大的主题,虽然不在主协议,这方面人民币保持升值空间,利率往下走的水平有多大。如果是因为宽松的货币政策导致现在过分乐观于股票以及债券市场。

  最近一直看到股债双牛,有一部分是因为资金面充裕,各个国家的领导人也在说这个事情。但在中美贸易谈判前提下,如果汇率要走强,还有多少空间利率下行。这是我们值得商榷的。对未来的判断,以资金面说,无论债市或者股市,比如今年年底可能有一波因为基金面紧缩而导致资产价格往下掉的过程。

  岑赛铟:全球视野范围内大类资产配置中未来最有机会的一定是中国的权益资产。当然,其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是二级市场的股票。逻辑非常简单:1、未来十年,中国一定是全球最重要的经济发动机。2、在今后十年内,代表直接融资的股票市场会成为经济发动机里最重要或者比例越来越高的推动力。在这两个大的逻辑下,我们非常肯定和确定,中国二级市场的股票投资会是未来最好的配置方向。

  主持人:对于二级市场的机会待会儿再多问您一些观点。接下来听基岩资产岑总对于全球大类资产配置角度一些看法。

  岑赛铟:我们这家公司的行为已经代表一种态度,过往几年我们基本的筹码都在美国市场。但去年三季度开始增加了对A股的投入,包括团队人员投入、资金投入。在2017年底我出席一些活动时,我们都对A股非常负面,其中一个负面的原因是以资管新规为代表的金融去杠杆政策。当时A股的估值和其他大类资产相比不具备优势,这样的政策环境下当时非常负面。但去年年底开始我们认为国家的政策在开始转向,而且A股的估值有非常明显的相对优势出现。

  我们这样讲也不是说就完全转向A股对美国偏负面。我们核心团队都是投行出身,非常偏微观,没有那么重宏观。再加上聚焦在互联网和生物医药企业,我们还是非常深刻的感受到新兴产业里大部分头部企业还是聚焦在美国市场,所以我们依然会在美国市场一些相关行业里发掘一些惊喜。但不可避免,美国在未来一年可能振荡跟波动都比较多,我们只能是通过耐心以及价值发现的角度选择投资机会,包括中国很多企业本身也在犹豫,也在选择,也在判断,到底是科创板好还是纳斯达克好。我觉得两个市场都有机会,但今年我们认为A股可能会给一些额外的惊喜。

  主持人:很多人觉得美股会结束十年牛市,您刚才说接下来振荡会多一点,您长一点的观点对美股怎么看?

  岑赛铟:很难判断美国牛熊市的起点和终点。美国接近20年的牛市,这一波是第四波长牛,2001到2007有一波,现在这一波也差不多10年了。牛市的推动,美股和A股非常大不一样。美股牛市推动一定是伴随着产业的发展、企业盈利的增长。从指数的角度看,标普、道琼斯工业指数,指数的成长90%多是由企业盈利贡献的,而估值的提升,微乎其微。但A股有点不一样,前几次A股大牛估值提升对指数的贡献比盈利增长对指数的贡献更大。我们现在偏微观,还是看产业。未来哪怕美股出现振荡或者牛市不再,我们认为在人工智能、互联网、生物医药、基因工程几个领域,美股里还是有很多公司可能会给我们一些新的发明、新的成果,可能会震撼世界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不可能离开美国这个市场,但我们绝对会逐步加大对A股的投入。

  主持人:中美两国市场的差异不做赘述,但我理解您自下而上的从产业上寻找机会,哪个市场多就加大对哪个市场的投入。

  杨华业:对。从全球大类资产配置的角度说,美国沃顿商学院曾经做过一个统计,过去200年,肯定权益是最高的,因为200年的回报,如果1块钱两百年之后会变100万,大概是6点多的回报。其中为什么会六点多的回报?因为GDP线点多。为什么以股票权益市场的收益在这个份上再加1点多左右。因为随着一些企业的收入的增长,成本的增长可能比收入的增长要降低,自然盈利的增长速度比收入的增长速度快。我们一定要搞懂大类资产是从哪里赚钱。大类资产本身是企业盈利的增长,至于其他的,比如大类资产里算上黄金、房地产,整体经济的增长贡献在企业方面是最大的,剩下的选择是在哪个市场或者哪里的企业的问题。看回中国,即便波动率非常大,但实际上20多年的上证指数和深成指的回报也有10个点左右。整体来说比美国高,只是美国的波动率会更加低。整体是权益,接着是选择哪个市场的问题。A股市场里也诞生了非常多很好的企业,给投资者回报也很大,即便放在美国包括港股里有一些很牛的上市公司主营业务回报很大的,主要业务是国内,比如腾讯。美国市场里有很多这样的公司。中国我详细是非常有机会的,回顾过去10年中国取得巨大的成就。像手机行业,

  我们已经把美国只干剩一个苹果,日韩就只剩三星,华为、小米、OPPO、vivo在整个手机产业链里有非常巨大的市场份额。在过去这么多年里,有很多新的产业,包括像互联网金融、定制衣柜等很多商业模式不断层出不穷,给投资带来很多的机会。但作为投资者来说,最难的一件事是自下而上找到具体标的。因为风险的本身并不在于波动,一拉40年的角度看,那都是其中一点点小的波动,核心点是这个公司到底存不存活得了。

  我们看到的是赢家,但很多公司在中间也死掉了。投资过程中,风险点是本金的永久损失。当我们投资这些公司时,它的壁垒是否够清晰,是否能够存活下来并且市场份额不断增加、盈利不断增加,从而给我们投资的回报。

  总结,从我们的能力圈范围,主要投资在A股里,自下而上的寻找到一些比较确定性的投资机会,从而把这些投资机会抓住,已经可以给投资人很大的回报。因为很多很优秀的管理人如果你一拉开他的帐户,整个管理生涯40多年可能只买了78支股票,但回报已经非常巨大。作为管理人不需要太多机会,每一个机会的含金量可能都是以十亿、数十亿、上百亿计算。

  主持人:很多事情都是说起来觉得简单,但做起来觉得很懵。比如您说寻找确定性的机会,关键是怎么找到这些确定性机会,以及它是否有合适的价格。待会儿就这些话题请您谈谈您的经验。

  请问曹总,刚才说您对于市场是看振荡。在振荡市场中什么样的策略比较有效,什么样的行业相对机会比较确定?

  曹博:凯丰投资可能有些投资者比较熟悉,我们是做宏观对冲的。我们最开始是从大宗商品起家,之后扩展到债券和权益,多个市场多策略。

  我们的方法是在A股二级市场上,经过两三年的转型,建立了比较完整的投研体系。凯丰投资的研究员在私募里数量上规模比较大。

  曹博:2016年之前在周期大宗商品上,从2016年开始在非周期的,比如TMT、消费、医药,在这些方面下的力气比较大。二级市场在投研上会比较注重。

  第二,其他市场的对冲机会上,尤其是大宗商品上,每年固定带来比较可观的盈利金额。这是历史上所有年份。第三,债券市场上,每年有稳定的收益。

  曹博:第一个环节讲到二季度风险资产可能是以振荡和回调为主。但在振荡和回调之后,二季度后半期,大宗商品上会迎来比较好的投资机会。这个投资机会反而应该是在很多品种上有慢牛的行情。这跟大多数投资者听到的逻辑可能不太吻合,因为今天看空大宗商品的比较多。它应该不是一个快牛。大宗商品的熊市从2011年开始到现在接近10年,只有在2016、2017、2018年在国内黑色品种上有一些表现,整个大宗商品已经经历了接近10年的熊市。国际CRB指数已经从2015年底到现在筑底三年。这种情况下,例如铜、铁矿甚至原油,长期没有资本开支。这两年会听到比较多矿难的关系,深层次的原因是供应端已经绷得很紧,资本开支高峰是11、12、13年,投产高峰是2014、2015年,14、15年是商品的大熊市,需求端在下滑,供应端在加速,从2015年底到现在整个商品的资本开支在不断衰减。这种情况下供应端受到极大的约束。需求端至少是稳定或者稳中有增的。这种情况下,

  去年四季度即使CRB指数经历了最后一跌,实际上指数还在抬高,背后基本面还是周期问题。例如在二季度末期,铜、原油、铁矿为代表的先启动的是标志性的。农产品000061)下半年可能会有,现在所有农产品的价格都是在历史最低位,现在看基本面、库存等都有很多利空,但也有周期的问题。到下半年三四季度,从周期角度讲,也会有一个比较好的投资时间点。可能这是市场预期差比较大的方向。

  黎至峰:延续刚才那个问题的回答逻辑。今年的A股除了看基本面以及情绪等事情的逻辑之外,最重要的还是到底往后全球经济状况是什么样的,有什么跟国外的联动,会导致整个A股市场出现一个改变。按这个方式看,美国刚刚宣布他们的加息步伐放到最起码2020年,缩表也在下半年稍微休停。

  美国十年国债收益率多了12个BP,是蛮大的波动。主要是美国、德国法国等等主要经济体系的PMI数据开始变弱。国外有一个想法,可能美联储也提前知道了这些事情。

  我自己的判断,往后可能出现全球经济重复衰退的局面,而且现在这个局面,对比十年前2009年雷曼爆掉时,可能一个更糟糕的情况是老手段,用量化宽松已经不管用。回到中国,如果国外都已经在比较糟糕的局面,中国的股票市场是比较难有独立撑起全球经济的角色的。在这方面,不排除现在情绪主导是有一波技术往上的趋势,但如果往后全球经济开始下滑时,我比较同意之前嘉宾说涨得有多高,跌得有多厉害。

  主持人:谢谢您的观点,有些和主流观点略微不一样的,感谢您给我们带来的思考。

  陈龙:A股市场2019年倾向于认为是牛市,但我们的投资决策不以这个判断作为依据。

  2019年我们认为机会有三类:1、优质公司的估值修复机会。这个机会我认为是确定性最高的。2、优质的成长性比较好的公司估值修复和业绩提升的机会。这种机会比较难把握,但在组合里配置会给你造成比较好的表现形式。这背后也需要市场的支撑,大概率判断今年是一个牛市。3、一些平庸的公司,但有热点或者风口炒作的机会。在牛市环境中对很多投资人来讲是比较好的机会。我们的投资决策不依据今年是大概率牛市的决策依据。我们自己本身会按第一类机会和第二类机会两种结合做配置。大部分仓位会压注在第一类机会,部分的会压在第二类机会。2018年整体是全仓布局,没有任何调整或者没有任何纠结。

  陈龙:所有产品加起来回撤8个点,2018年没有任何纠结或者难受,感觉挺舒服的。2019年也是按照熊市可能出现的预测、判断来做布局。如果今年确实是表现出的非常好的牛市,我们可能收益会落后,但如果今年市场有波动或者调整或者依然是一个不好的市场,还是会大幅战胜市场。

  主持人:大宗商品方面的机会怎么看?刚才曹总有分享,您跟他的观点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或者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岑赛铟:虽然说历史几次A股牛市估值提升贡献度比盈利增长贡献度更大,但反过来每一次牛市都伴随着中国上市公司盈利大幅增长而最终确认和出现的。很多行家都在等,等一个基本面底,现在看到政策底、估值底,大家还是都在等基本面底。我们比较微观,汽车销量已经持续下滑好几个月,今年头一两个月还在扩大下滑,进出口数据今年头两个月也非常糟糕。商品房销售面积,今年头两个月也下滑。包括我们所接触到的一些行业,前几年如火如荼的创业公司,做新媒体、视频直播,他们获取流量越来越难,收入在下降,也在裁员。基本面底什么时候到,大家都在等待,可能在今年,可能在三季度,可能在四季度。

  国家政策在转向,货币政策在转向,包括减税降费政策未来一两个月才会落地,反映到财报上也需要一点时间,可以预料大部分上市公司的一季报会比较难看,但否极泰来,拐点的那一刻,新周期起点的那一可在2019年出现,无疑是非常大的机会。我们不知道2019年算不算牛市,哪怕不是牛市,如果是牛市的起点也不错。对我们来讲,如果更关注微观,会非常看好某些行业。比如5G,在美国看不到有那么多跟5G相关的企业在未来有那么大的确定性机会。但5G有相当部分通信行业相关企业在A股上市。等5G在未来两三年落实商用,跟他们应用相关的很多行业,物联网、AI、大数据,这可能是风口的行业。我觉得我们不应该错过这些行业。

  主持人:主要是看好5G。我们都知道各位能坐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定是你们在投资上非常成功,大多数的投资都是成功案例。但我们知道成功可能不一定所有人都能复制,但你们曾经踩过的坑告诉大家,大家有可能能避开。您在选择标的上,中美都有涉猎,比较有经验,能不能从历史经验上谈谈曾经碰到过的坑,给大家一些建议。

  我们当时投的是一家互联网教育类的企业,那个企业我们非常深度的跟踪,还是以投行式的传统产业评判模式看待这家企业,觉得在未来能够给予我们带来估值提升的回报,所以也投了,也参与了并购,还是踩了一个小坑,他最终选择的是被A股上市公司收购。这一家互联网教育企业到今天的盈利增长完全符合预期甚至超预期。他现在给这家上市公司贡献的利润占了70%、80%。如果没有做这个并购,这家上市公司可能早就不行了。但在2017、2018年我们发现出现一个问题,金融去杠杆的政策的确对这些上市公司造成巨大的打击,这个标的没有问题,但这个上市公司出问题了,他们的大股东质押了90%多的股份,出现了大股东资金链的问题,濒临爆仓,幸好国家出政策挽救了。我们的经验是在A股杠杆不要加太大,尤其是大股东还是做好自己的产业,别想通过大量杠杆做资本运作,各种收购,最终搞垮了自己的公司。这种黑天鹅在A股一定要非常小心。

  主持人:杨总,岑总的分享让我想到一个现象,现在很多机构和散户对于A股还是比较有热情的,但也看到很多产业资本在疯狂减持,这个现象您有没有关注到,有什么想法和看法?

  杨华业:投资本身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做不好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跟打篮球一样,打不过乔丹也很正常。风险也一样,有些专业的人就能做好相关风险的准备。您说的是减持的问题,如果你手上拿的是茅台600519)这样的公司,大股东应该不会减持,因为本身这是一个金矿,每天在创造非常多的现金流。减持的公司或多或少存在一些问题,这些问题的存在有很多因素。刚才岑总讲到,很多上市公司上市时,可能就一个亿利润,市场给了100亿的市值,它本身的竞争壁垒包括行业空间不具备这个估值,但市场里热情的投资者就把这个估值打上去了。对于他来说,他做出减持的选择是非常理性的选择。这个事情对他来说是非常理性的选择,如果以这个价格买,它就是你的成本。投资者一定要记住自己投资的成本。不像现在大家说科创板或者什么,有些事件是对于某些人利好,对于你来说不一定是利好,因为你是那个接受成本的人。

  我们选择标的主要是以以下这几方面选择:1、具备好的商业模式。比如很多公司为什么减持,它行业天花板,本身竞争壁垒不强,行业内没有竞争优势,公司本身有很多有可能替代的商业模式和技术要替代它,包括它的管理层本身可能对小股东不太好,本身管理团队也不太专注。在筛选股票时,可以通过很多细节性的东西把这些公司筛选到。怎么回避?不买。当你看不懂这个公司,没有想清楚它未来10年甚至20年能创造多少现金流时就要想清楚付出100倍市盈率、30倍市盈率也很贵,即便10倍,如果一个商业模式在3年内就会毁灭,那3倍市盈率买也很贵,因为3年才收回成本,回报太低,因为3年后它不贡献现金流了。

  最根本的问题是如何把这个公司定价好,并且以便宜的价格去买。一切的核心都跟价值投资息息相关。回归到本源,要选择好的公司,以便宜的价格买。

  主持人:我们老是碰到一种现象,好像好的公司大家都知道它是好的公司,所以往往没有好的价格。您是怎么做到一再能找到好的公司又碰到好的价格?这点怎么衡量和取舍?

  杨华业:好的公司好的价格本身是非常非常稀缺的机会,如果遇到好的公司又很好的价格。关键是怎么定义好的价格,不同行业的商业模式不一样,市场的定价不一样,同样的ROE在20、30点的公司……

  杨华业:像茅台这种公司,大家都喜欢举茅台。如果回到之前,是10倍左右,这样的公司不可变现字长也很少,基本没有什么固定资产的开支,行业需求非常稳定,在行业内有非常巨大的竞争优势。习惯短期不会改变,扣除帐上的现金可能7倍左右的市盈率,7年就可以回收成本的公司,当行业周期一扭转,它的竞争优势就会体现出来。7年收回成本,从实业角度已经是非常好的投资机会。再加上它的需求,如果释放出来,价格上涨,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投资机会。

  曹博:一、科创板是国家战略,由于中美谈判贸易战问题,以往对科技企业的补贴方式,可能需要改变。需要一个强大的资本市场来支持科技企业的发展。从这一点上讲,科创板的开通,它的估值应该不会是很低的水平,而且会长期维持在比较高的水平上。

  二、中国科技企业发展的节点已经到极其关键的节点。中国具备全球最完善、规模最大的工业体系,没有之一。以往是在一些中低端产业,但随着这几年不断迭代,在很多领域已经具备了向世界龙头挺进的水平。在这个节点上,对于科技企业融资方面的支持就需要比较大的创新,再加上中美的问题。

  三、为什么不在创业板或者中小板做这个事情?应该是另起炉灶,做制度性创新,这种模式更有效。

  曹博:我看了,但大多数不熟悉,应该是在人工智能和芯片领域居多,这也是未来国家竞争之间最关键的一些领域。

  岑赛铟:我们做操作比较多,可能从实物角度,一是从企业角度,另外,从投资人角度。我们在一级市场涉猎比较多,很多都是互联网、AI、生物医药企业,他们在本来已经做好了准备,在香港或者美国上市,但从去年年底开始突然受到一波邀约,可能科创板就成为他们其中一个选项。但目前来讲,刚才提到的第一批所看到的名字,很多投资人有点失望,不是他们所想的那一堆名字,因为他们所想的那一堆名字还在犹豫中。过往十几二十年互联网公司或者科技公司在美国上市已经形成一套非常成熟的游戏规则,大家知道怎么能上,上了之后可以怎么做,可以有什么获益,也会面临什么样的挑战,也会面临什么样的困难。这个市场规则非常稳定,但科创板的游戏规则大家不清楚,上市可能没有难度,可能他们都能上。但上了之后,现在只能看到一些科创板细节里的只言片语,说这个法人或者董事长上市以后承诺的业绩不达标,你要道歉。甚至不达标几年都不能再融资,如果几年都不能再融资,那上市的目的是什么。但在互联网企业或者很多生物医药企业10年没有利润甚至10年没有收入,在美股市场是非常正常的。但在A股,如果几年出现业绩波动,达不到预先的承诺,道歉是小事,不能再融资是大事。这跟纳斯达克相比,这套游戏规则是否是他们喜欢的,他们在观望。同样,对于投资人来讲,散户来讲,也要小心。因为纳斯达克已经非常非常习惯没有利润的企业怎么估,甚至是没有收入的企业怎么估,生物医药行业怎么估,靶向药怎么估,基因疗法怎么估,互联网怎么估、TO C、TO B怎么估,用用户估值估或者用临床数据估,或者临床都没有,到临床二、三,用药物未来最大的销售额来估等等等等,但在国内市场很多投资人、散户是没有这种习惯的,我们通常都是看PE的。当科创板没有PE这个概念以后或者有很多企业不能用PE来估以后,是用其他的估值方式来定义一家公司时,可能很多散户不习惯。这里面有很多风险,还是要小心,希望能尽快完善,希望看到一个比较既定的游戏规则,也希望科创板能够做好。

  主持人:非常感谢您的分享。刚才几位嘉宾都给我们做了一些观点上的分享,希望他们的分享能给大家在投资上带来一些思考和帮助。

今日相关新闻

  • 公募基金新品发行调查 陈光明再战丘栋荣谁将笑
  • 首批科创板受理企业名单刷屏 公私募基金:抄底
  • 中基协暂停大泰金石基金销售有限公司私募基金
  • 深圳市私募基金协会会长孙东升:私募基金行业
  • 安徽省级股权投资基金为实体经济助力赋能
  • 基金清盘的“内里乾坤” 持有人用脚投票
  • 昆明将设立产业发展股权投资基金
  • 13年13倍的基金是如何铸就的?兴全基金副总经理